您好,欢迎来到中国机床网   请 登录免费注册
服务热线: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频道 >> > 行情动态 >> 《会说话的机器》之仪表车床

《会说话的机器》之仪表车床

时间:2018-1-23 16:38:00   来源:中国机床商务网   添加人:admin

  人要走背字儿,喝凉水都塞牙;可人要有喜事,追着赶着也得把好事硬揇到你身上。22岁人高马大的刘志武今天刚一出门,院子里桃树上就发出了夏、夏的鸟叫声,他抬头一看,是一只喜鹊落在了树桠上,黑白相间的身子在绿茵茵的枝叶间一忽一闪的。刘志武非常高兴。这真是个好彩头!

  他初中毕业后上了三年技校,分到交通器材厂又学了三年徒,于昨天五一劳动节的前一天出师了。出师了,就意味着可以独立操作机床了。刘志武学开的机床叫仪表车床,外号天津爷们。黑黝黝,光闪闪,蹲在车间一角,像头蓄势待发的豹子。别看它体量不是很大,却能做外圆、锥销、端面、打中心孔、钻孔、扩孔、镗孔、切断、车沟槽、攻丝、套丝、复杂形状工件等金属、非金属材料的切削加工,用途十分广泛。因为这台机床的功能多,刘志武的师父又操作十分娴熟,就与各车间、工段的干部职工打交道多,在车间里威信就高,最近要选车间主任,刘志武的师父呼声很高,当选的可能性很大。此其一。其二,刘志武出师,意味着工资由原来的每月18元涨到了38元5角,翻一番还拐弯儿。刘志武不论用这钱孝敬父母、孝敬师父,还是老同学、朋友聚会喝点小酒,乃至存起来等着结婚,都提供了强大的物质基础。还有第三不能不说,他可以公开和女朋友谈恋爱了,女朋友是他技校的同桌,师父说,不出师不允许把这件事亮出来,因为年轻人爱冲动,一旦把女朋友公开,后面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,你毕竟刚刚22岁,还嫩得很。

  哇,我出师了!连喜鹊都一大早在我家门口叫。前几天,刘志武和女朋友约好,出师以后的第一天,他要请女朋友给他照几张正在操作的工作照,这样的照片放大以后挂在屋里,多抬色!便喜滋滋朝单位走去。来到工厂门前,门卫大爷问:志武,今天五一,全厂歇班,你干嘛?刘志武凑近门卫大爷,递过去一根烟:今天是我出师第一天,高兴啊,我要抱着机床乐呵乐呵!大爷抽了一口烟道:没错,你这辈子就离不开它了。你一定记住:机床既是万能手,嘛都能干,又是老虎、豹子,所以,一要注意安全,否则它咬你一口就够你受的;二要注意保养,否则它一发脾气就给你撂挑子,甚至不知会发生什么意外。

  刘志武听得连连点头。师父早就教导过无数遍了。车间里另一工段曾经有个马大哈,不知怎么把一根火柴棍儿带到了车床上,也不知塞到哪个位置,开动车床的时候,火柴棍儿飞起来恰巧打中他一只眼睛。变成独眼龙了,不能再上机床了,到厂区扫大院去了。关键是连累了师父,师徒双双受到记大过处分,降一级工资。真是想一想都让刘志武肝颤。他来到车间,站在自己的车床前,看着这尊老虎、豹子,既喜欢,又忌惮。拿起抹布细细擦拭,浮想联翩。这时,女朋友来了,她胸前挂着海鸥牌双镜头照相机,如今这种照相机已成老古董,能当古玩卖了,可在上世纪80年代初,却是天津人非常时髦非常贵重、一般人根本玩不起的物件。

  两个人穿上工作服开始摆拍,做各种姿势,一门心思要拍出中国工人阶级爱岗敬业的风采。忙了一个六够,该歇会儿了。两个人脱下工作服,看着机床聊天。说到了出师以后可以公开谈恋爱,刘志武一时兴起,抱住女朋友就亲。女朋友生性腼腆,使劲推脱,连说:让人看见怎么办!可是刘志武力气很大,死死抱住女朋友非亲不可。那时候的年轻人思想十分传统,是把亲嘴看做定终身的大事的,岂能轻易就范。两个人开始了撕扯。突然,女朋友上衣的扣子被挣掉了一个,里面的乳罩露出了一角,女朋友急忙捂住胸口,并且翻了脸:干嘛干嘛,强买强卖?你是坏小子、流氓啊?

  一句话问得刘志武无言以对。其实,他也是个思想很传统的人。正僵持间,刘志武的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子,脑门子上的细汗也出来了:乖乖,你的纽扣莫不是掉在机床上了?(那个年代的机床设备密封不是太好)女朋友一听这话立即紧张起来,对刘志武也不再问罪了,只是一个劲催促:赶紧找啊!赶紧找啊!掉在机床里可怎么办?

  两个人都是技校毕业,都是学徒工,对这个问题的危险性、危害性自然十分清楚。女朋友的纽扣是黑色、蘑菇型的,像个小螺钉,与机床的颜色一致,为搜寻带来难度。刘志武按照纽扣的颜色和形状在机床上下仔细搜寻查找了三遍,根本找不到。又猫着腰在地上找,可是,边边沿沿全找遍了,根本没有。他一屁股坐在地上,失声痛哭:都怨我,都怨我!我干嘛非得亲你呀,这不是没事找事吗!

  女朋友站在一旁,一只手捂着胸口,一只手抹眼泪,说不出话来。两个人都很年轻,没经历过这种事,不知道怎样才能圆满解决。看起来,必须向师父坦白交代了,不然的话,酿出什么祸端就很难说了。

  这时,师父来了。师父料定在今天这个日子,刘志武会叫来女朋友庆祝,包括照相留影。他对年轻人兴奋起来会不会做过头事没有把握,特来看看。还真让他猜中了。他看到徒弟刘志武坐在地上痛哭,女朋友在一旁生气抹泪,以为是两个人要闹分手。谁知一问却是女孩的纽扣掉在机床上了。天!你们有脑子没有啊,亏你们上过技校,又学了三年徒,怎么这么二杆子,二百五啊!

  师父狠狠责骂了刘志武,然后,进行分工,三个人分三个部位,再行搜寻和查找。但这台机床虽然结构有些复杂,可毕竟体量并不很大,各种部件终归有限,他们很快就又失望地面面相觑了。冥思苦想一番以后,三个人继续查找。溜溜一天,三个人连饭都没吃,就围着这台机床转悠了。眼看天已黑,师父指令两个人年轻人回去,明天还要上班,而他却执意留下来继续查找。刘志武简直要给师父跪下了。做师父嘛,是为工作负责、为徒弟负责的最后一道关,他不能再指望其他人。他丢不起这人。

  两个年轻人满脸泪痕走出工厂,一路无语。

  女朋友晚上吃完饭,找出针线和纽扣,打算补钉一颗,却突然发现,被刘志武揪掉的纽扣还噙在扣眼儿里,因为她的纽扣是蘑菇型,蘑菇的腿儿细长,线断了,蘑菇腿儿却一直噙在扣眼儿里。她激动得呜地哭出了声。家人问是怎么回事,她也不回答,穿上衣服就跑出了门,一边哭一边往刘志武家里跑。此时刘志武正在家里写保证书,下决心再也不在车间里干二杆子事,见女朋友哭着跑来,真是喜从天降,立即拉着女朋友一起往厂里跑去。待两个人气喘吁吁来到车间,见师父还在机床前猫着腰搜寻,空旷的车间里,灯光下的师父与机床似乎融为了一体,那么和谐、闪闪发光……

  (原标题:《会说话的机器》之仪表车床出师第一天)